寧波市民政局養老變“享老”,居家和社區養老服務改革進行時

  寧波市人民政府門戶網站於2016年4月推出我市最有權威的政府直播類訪談節目《政務直播間》。本節目以"解讀新政、回應熱點"為主旨,積極接收百姓提問,為百姓答疑解惑。

  2016年底,我市成為第一批中央財政支持開展居家和社區養老服務改革試點的地區,是全國26個試點地區中唯一一個計劃單列市。時至今日,這項試點工作進展情況如何?改革試點又會對未來我市的居家養老服務帶來什麼樣的變化?寧波老年人又能從中獲得哪些實實在在的好處?…… 11月29日下午3時,寧波市民政局3位嘉賓將做客寧波市人民政府門戶網站《政務直播間》第十五期節目,與廣大網友交流我市居家和社區養老服務改革工作。

出席嘉賓:

周忠賢 寧波市民政局黨委書記、局長

俞曹平 寧波市老齡委副主任、寧波市民政局副局長

盧婉君 寧波市民政局老齡辦主任

直播時間:
2017年11月29日(周三)下午3:00

  主持人:各位網友,大家好!歡迎您收看這期的《政務直播間》,我是主持人王塵,今天我們要說的話題是關於養老,說到養老我想可能在網絡那端所有的網友,提起這個話題的時候可能是國家的或者某個城市或者某個地區或者每個家庭都特別關注的話題,今天我們在說到這個話題的時候,在節目之前我發現很多的網友也留了各種各樣的問題,所以今天我們就請到了幾位嘉賓做客我們的《政務直播間》,來一起聊一聊從養老到“享老”的這個話題。首先我要介紹的是市民政局的黨委書記、局長周忠賢,你好,周局!另外一位是寧波市老齡委副主任、寧波市民政局副局長俞曹平,你好!還有一位嘉賓是寧波市民政局老齡辦主任盧婉君,說到養老我們請的這幾位嘉賓都是來自民政局的,可能很多網友跟我一樣,有關養老的問題肯定是找民政局,民政局其實還負責很多各個方面的工作,在節目開始之前,因為很難得這個機會,我想請周局介紹一下民政局所有的職責以及職責范圍內有哪些?可以讓我們大家了解一下。

  周忠賢:民政局是政府重要的職能部門,民政局是政府管理社會行政事務的重要職能部門,我們民政局的職能是點多面廣,與老百姓的關系非常密切。整個民政系統除了養老以外,還有其他許多職能,比如救災救助、雙擁工作、基層的政權和社區的管理、社區建設這塊,還有移民、婚姻、殯葬等等,再加上現在這個區域的劃分、區域的調整,區域地名這塊的職能也是我們的。總之,我們的職能相對還是比較多的,點多面廣,都是與老百姓關系非常密切,一頭連著名,一頭連著政,我們這個工作是老百姓關注度比較高的職能部門。

  主持人:您剛才介紹到有救助、救災、雙擁等等,在節目之前我在網上看到有一位網友留言,他還是說得挺直白的,民政局主要負責我們生活當中大大小小的紅白喜事,殯葬也在這裡,結婚登記也在這裡,他們歸納了一下,我忘記了把哪類歸類在白事,哪一類歸類在紅事,大體上是比較准確的表達。說到民政局的一些工作,剛才說到養老可能備受我們關注的同時,證明養老在民政局工作當中佔了非常大的一項。我還想了解一下,我們目前來講,整個寧波市的養老情況究竟是什麼樣的?我們是社會養老比較多還是居家養老比較多?俞局要不介紹這方面的情況?

  俞曹平:好的,謝謝主持人!寧波總體來說人口老齡化程度比較高,到去年底已經達到了23.5%,每四個人家裡就有一個老人。所以市委市政府按照中央、國務院、省委省政府應對人口老齡化的政策方針狠抓養老這個工作。作為我們政府部門的養老補助肯定有主導的作用,我們從兩方面來說說,一個是基礎設施的建設,這個基礎設施的建設既包括了你剛才說的機構養老,也包括居家養老,隨著經濟社會發展也包括無障礙設施、涉老設施建設。另外一個是政策、機制建立,這兩個方面來做的。到目前為止寧波這幾年下來這兩年做得還不錯,主要在養老方面現在以居家為基礎、社區為依托,機構會補充,醫養結合全民參與的養老服務模式。根據現在的統計,整個寧波市機構養老有272家,中床位數達到59993張,這個數字將近6萬張,這個數字怎麼理解呢?每100個老人有4.3張床位,這個比例也是挺高的,這是機構養老的床位。另外一塊是居家養老,剛才說100個老人隻有4.3張床位,其他老人怎麼辦呢?肯定有居家養老,中國文化一般講究家人在一起,居家養老服務的中心、站點是2662個,怎麼分布呢?城市社區去年年底是505個,農村社區2112個,這裡面有一些站點,還有一塊比較多的是居家養老服務中心,去年年底有45個,街道、鎮上規模的站點,到今年年底估計會達到60幾個。

  主持人:這是指整個全大市嗎?

  俞曹平:全大市,包括區縣市,這個補點補好了以後,我們政府主導、社區依托、社會參與的居家養老服務模式,寧波市的制度應該已經建立了,在中心城區一床難求的現象得到了緩解。可以這麼說十二五之前有的養老機構床位很難,現在的養老機構床位還是有。

  主持人:價格有高、有中、有低,可以滿足不同養老人群的需求,我收入低一點就選擇低的,能夠有更好的條件就住比較高檔的,也就是說現在對我們的選擇性是比較大的?

  俞曹平:現在還可以,整個寧波市養老的制度和政策比較健全,發展的瓶頸已經鋪好了,包括土地、規劃、水電氣價格,這個政策已經出來了,涉及到養老的企業有更大的發展空間。我們寧波市有一個特殊的,我們有一個寧波衛生職業技術學院,民政局跟它合作以後,養老的人才培養方面寧波是比較好的。

  主持人:它主要負責哪方面?比如這個學校培養的人才專門去針對一些養老服務機構嗎?

  俞曹平:對,有這樣的專業。老年護理學、營養學、康復醫學,這些大部分是對應機構養老、居家養老的,雖然現在人數不是很多,有的人畢業以後不重視這個工作,這個理念逐步逐步在建立。現在可以說基本形成的是上至政府包括全體民眾對養老的認識、理解逐步在改變。以前養老就是讓他有吃有住,現在這個理念逐步在改變,不斷讓他吃好、住好,還要給他一定的文化、娛樂、體育鍛煉,真正老年人養老工作比較符合經濟社會發展,做得老有所樂。

  主持人:20年前說活著是為了生存,現在從生存已經轉變為生活了,讓生活變得更美好,在節目之前也說到,我們說是養老,但是是“享老”,隨著我們的生活水平不斷提高,可能退休之後身體非常好,可能會選擇一種更健康、更快樂的養老方式,剛才提到這些的時候,俞局說到了,在全國可能更多選擇居家養老。寧波的居家養老我也了解過,各個社區做得很好的,有一些社區裡的服務人員,怎麼樣能夠服務那些隻有老兩口在家裡,需要什麼幫助、幫你送什麼東西等等,這方面在寧波很多人說養老服務、養老工作都做得非常不錯,怎麼樣去體現或者怎麼樣去看待?在這之前我們了解到一個信息,2016年的時候我們寧波市成為第一批中央財政支持的居家養老的改革服務試點地區,當時好像是有26家,有人就在講,全國那麼大,有26個地區,寧波能夠入選肯定有它的特色,因為能夠獲得國家財政撥款是不容易的,我們寧波到底憑什麼能夠入選26個地區之一?

  周忠賢:寧波去年11月被國家財政部、民政部列為居家與社區改革試點的城市之一,全國是26家,居家養老試點改革也確實不容易,寧波從三個方面積極爭取的。第一個就是寧波市老齡化程度確實非常高,需要我們大力發展居家養老。因為市裡面的老齡化是比較早的,老齡化人口也比較多、程度也比較高的層次,我們今年統計了一下,每年以戶籍數5%的速度在增長,今年是138.7萬以上的老人,佔比戶籍人口是23.5%,每年增加一個百分點的速度在遞增,我們估計到2026年老齡化達到25%,就是四分之一了,這個佔比非常高,怎麼樣應對這個老齡化、高齡化、空巢化的矛盾?社會養老服務需求這塊快速在增長,我想極大部分老齡人是在家裡養老的方式,我們為了應對老齡化的形勢,我們大力發展居家養老服務,這是一個方面,老人不離開社區就能夠享受到生活照料。

  第二,我們寧波多年以來一直對居家養老服務非常重視,打了非常好的基礎,我們是從2004年開始進行居家養老服務的探索,2006年主要是在城區進行推廣,2007年開始從城區逐步向農村拓展。所以這塊起步是比較早的,到目前初步形成了覆蓋城鄉、社區的養老服務體系網絡,網絡已經有了。一些政策的出台促進了寧波養老制度的發展。第二個是出台了覆蓋城鄉居民服務的網絡,市政府非常重視,剛才我講了,早幾年就制訂了寧波市養老專項規劃,對居家養老實施市政府每年都列為政府的實事工程、實事項目,而且逐年增加社區居家養老服務站、服務中心,這個力度也比較大。從2013年開始市政府每年作為實事工程建立區域性的居家養老服務中心,一些重點的鄉鎮、街道都要建立區域性的居家養老服務中心,這塊應該是構建得非常好的服務網絡。

  主持人:大概在今年春天的時候我們去了寧海一個村子裡頭,我們在舉行活動,當時這個村裡的負責人就帶我們去一個養老機構,我都不敢相信是養老機構,建得非常漂亮,真的是亭台樓閣的,進去之後很多老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房間,好像是套間一樣,外面是房間,裡面是臥室,平常的時候大家在院子裡聊天、唱戲,後來我們了解到,有幾個阿姨給我們介紹,他們在這裡過得非常舒適,當時有一個老人還給我們唱了一首革命歌曲,非常開心。剛才說到這個話題就讓我想到去很多區縣市的時候看到,他們的養老不是嘴上說的在某個區要設立多少個點、多少個站,真的去這些地方的時候,發現這些地方是真正為老年人服務的。

  周忠賢:老年需要的都可以建立起來,這塊很重要。這塊我們統計一下,90%的村、社區已經覆蓋了服務中心、服務站,我們的服務網絡體系現在按照老年人的需求導向,分層分類的服務供給機制,特別是近幾年來,我們為老年人積極提供生活照料、康復護理、精神娛樂等服務,這些都是老年人需要的。還建立了空巢老人的補給制度,政府出資保證一些老年基本的需求,全市2.9萬人左右的老人得到政府這項補貼服務。另外也為大概四萬多老年家庭通過一鍵通服務人員就到家裡來,都是政府免費安裝的。

  主持人:這項工作我聽說過好多次了,大概好多年前就在陸續安裝。

  周忠賢:對,緊急服務需要的一鍵通按一下,服務於40多萬老人,相對服務的質量比較好。這些工作建立以後也是深化居家養老服務中心改革的重要方面,寧波的基礎比較好,中央財政跟國家民政部、國家財政部對我們這塊充分肯定,試點也是一方面原因。

  主持人:26個地區也不是沒根沒據的。

  周忠賢:對,我們的居家養老服務當中取得了一些成績,但是還有一些問題需要通過改革試點來破解這些瓶頸,這也是中央試點的重要因素。我們這幾年來,居家養老服務和其他方面取得了一些成績,三個問題還是比較突出的。一個是城鄉之間、區域之間的發展是不夠平衡的,有些地方可能是比較好,有些地方相對還薄弱一些,短板比較明顯,這是一個問題。第二個問題就是現在居家養老這塊的人員、資金、場所、場地,這些關鍵性的要素現在都存在一些短板,陪護人員、服務人員層次比較高的很難找到,專業人才也很少,資金總體上也比較困難。場所是覆蓋了,但是場所更加多、更加好,滿足廣大老年人的需要還有一些欠缺,這是第二個。

  第三個就是居家養老服務的內容還比較單一,方法也比較單一,可能是送送餐,需要的時候來一下。精神危機這方面也有一些薄弱點,專業化的程度也不高。特別是現在鼓勵社會人來參與養老,這方面總體上也不是太多。

  主持人:我聽周局介紹,在節目中我很少安慰一個嘉賓。我覺得周局這些擔心,或者你說的三點不足的地方,我們寧波已經做得很好了,可以一步一步來,剛才俞局也講到了,跟學校也去合作,專門培養養老機構需要的人才。我在接觸其他地區媒體人的時候,他們說你們寧波人不錯,你們寧波人有錢,錢都花在老百姓想用的地方。剛才說到居家養老,寧波在2016年底獲得由國家財政部支持社區居家養老的改革試點,剛才您說的這些,因為有了這些基礎,才可以獲得這樣的財政補款。有了這個基礎,我們在這項工作的推進過程中,我相信還是有一定要求的,怎麼去推進?目前一年了,推進的情況怎麼樣?

  周忠賢:我們也是希望通過改革創新,通過中央對我們進行試點以後破解這些難題。我們申報第一批社區居家養老試點改革工作,我們跟財政一起積極申報,最終成功了,我們也是全國唯一的計劃單列市,這個還是比較好的。

  主持人:說到今天這個話題的時候,我們獲得財政支持的時候,很多人也在講,當某一項政策或者是某一項措施頒布以後,很多的人更希望看到一些變化,所以我要問一下俞局,一年了,所有的工作推進到現在是不是有一些變化了?剛才周局所擔心的問題我們是不是也有一定改善了?

  俞曹平:這個是這樣的,總體進展還是比較順利,這裡面有幾個因素,剛才我講了,我們被中央財政支持的,開展居家與社區養老試點,我們也有壓力,怎麼把這個工作做好?我想幾個方面還是比較好的,一個是市委市政府非常重視這項工作,我可以講幾個情況,一個是市委市政府專門成立了深化改革領導小組,把這項工作列為市裡2017年26項重點深化改革工作之一,而且專門聽取工作情況的進展匯報,這是一塊。

  第二個就是市政府把居家養老服務的一些工作,特別是一些主要任務列為政府的實事項目、實事工程,今年也是這樣,根據試點的要求更加列為民生實事項目了,而且把這個任務列為縣市區考核的一項重要工作。我們也專門成立了以分管副市長為組長的,有15個部門參加的居家與社區養老小組,政府也很重視。另外今年人大專門立法,把寧波市的居家養老服務條例作為地方的立法審議項目,而且有兩個組長,一個是人大的主要領導擔任組長,還有是政府擔任組長,共同對居家養老條例立法工作進行調研、討論,通過人大來進行審議,這個工作是非常重視的,這是黨政合力形成的。

  第二個是出台了改革的實施意見,政府很重視,去年的9月26號出台了《關於居家與社區養老服務改革試點的實施意見》,好像是25號出台的,《意見》裡面把改革的指導思想、基本原則、主要目標、重點任務都很清楚,今後居家養老也成為了方向。

  第三個我們把這項工作作為民政系統的實事工程,我們民政系統提出了走一線、破難題的行動,這也是結合市裡面提出來的“大腳板走一線、小分隊破難題”的要求,其中重要的一項就是居家與社區養老服務改革試點工作,在積極推進當中重點圍繞養老服務的建設,包括怎麼樣進行居家養老體系的服務保障、促進社會力量參與居家養老服務,我們都制訂了具體的目標、要求,進展總體還是比較好的。我們給中央財政也專門做了匯報,也得到他們的肯定。

  主持人:這一年的工作是很好的成績單匯報上去了,在我們的日常工作當中,可能盧主任接觸到的最前端、最基層的養老工作是非常細的,說到居家養老的設施,我很想知道,我們的一些居家養老設施的設置是不是有什麼講究?或者說它是怎麼來設置的?能不能讓我們有一個初步的了解?

  盧婉君:居家養老服務設施是最基本的保障,我市的居家養老設施規劃是明確的,剛剛周局長談到的,2012年的時候市政府就出台了完善居家養老的實施意見,這裡面就明確了每百戶配建社區居家養老服務用房,2014年的時候這個要求還寫到了寧波市養老服務設施專項規劃,市政府剛剛出台的居家和養老服務改革試點意見明確了要求,兩個方面予以明確,一個是新建的住宅小區不低於20平方米面積的要求配件居家養老服務用房,並且與住宅要同步規劃、同步建設、同步驗收、同步交付使用。第二個層面明確已經建成或者在建的小區沒有達到每百戶15平方米配建標准的,要求區縣市人民政府以社區為單位來解決,這些都是用於居家養老的設施建設,目前的規劃,一般來說街道、鄉鎮要求建設一個區域性的居家養老服務中心,要發揮區域裡的龍頭作用。

  第二個是社區村建立服務站,老人比較少的社區可以跟臨近的社區共建共享,老年人口比較多的社區村,我們鼓勵在住宅小區、自然村設立一些服務的網點或者老年活動室,通過一個中心、一個站點和若干個服務網點形成城市社區十分鐘的養老服務圈。目前剛剛兩位領導也匯報了,我們的居家養老服務設施覆蓋面是比較高的,已經是90%以上了,但是這裡面有一部分的站點因為用房不足等原因,功能設施相對是比較簡單的。還有一些社區或者說農村,特別是老小區還有一些偏遠的農村,還有一部分是沒有居家養老服務設施的,下一步我們還是要繼續推進居家養老服務設施的建設。應該說通過各方的資源整合、統籌、挖潛,首先補設施的空白點,然後還要維護好、利用好、提升好現有各類設施,主要要發揮好各類設施的作用。

  主持人:剛才通過您的一番話深深感知到盧主任的基層工作做得非常好,剛才提到新建的小區裡不能低於20平方米的養老用房,已經建成的至少達到15平方,還有一些農村社區或者老人比較多的社區怎麼樣補足,從這方面來講,可以看到這個工作做得非常細,但是有一個問題想問,如果這些用房都有了,平方也達到了,誰來監管養老用房是不是真的給老年人用?這個工作我不知道由誰來監管?

  盧婉君:目前主要是屬地政府的監督管理,剛剛講到街道、鄉鎮這個方面的監督,地方政府守土有責,它的作用非常重要,我們作為業務主管部門,平時的指導、管理、考核也是積極跟進的。我們這些設施目前還是物盡所用,該設立哪些功能設施,我們還是正常的運作,每年通過財政資金的補助,每次補助的時候我們對居家養老服務設施都有一個動態的考核、跟蹤,如果發現這個設施沒有用於居家養老服務,或者用的效果不好,通過這個資金的杠杆作用來促進它、規范它的使用。剛剛周局也談到寧波正在地方立法,對於用房如何使用、如何設置也是立法的重點,下一步怎麼讓它規范使用,我們還是要通過法律制度的保障。

  主持人:我們在這項工作開展的過程中,我們總是希望它做得很好,總是希望我們的願望得到圓滿的實現,但是往往在監管的過程中可能會有一點點小失誤,比如說我這個房子沒有好好利用,堆雜物或者干其他的了,這就有違背我們的初衷。我們的生活當中經常有吃喝拉撒,吃放在第一位,老年人更是這樣。說到吃得好,我們的現實生活中有一些社會性的養老,我聽說過在一些鄉村有老年人的食堂,上次我去看了那個養老院也是一樣的,他們有一個食堂,食堂阿姨做飯的時候根據每個人的口味,我做了這個菜之後不是你不想吃,大部分人還是愛吃的,那幾個人不愛吃,這幾個人還是要吃的,老年食堂對社區養老也是非常重要的,盧主任能不能也介紹這方面的情況?

  盧婉君:社區的老年食堂確實是居家養老服務從開始起步以來到現在一直持續推動的一項工作,我們社區設立老年食堂,為老年人提供助餐的服務,解決生活自理能力比較弱、自己做飯不太會的老人需求。這次市政府的改革試點實施意見也把這項作為重要內容,對於老年食堂怎麼建也做出了非常明確的要求,明確提出要求加強老年助餐的服務,區縣居家養老服務中心要是建立一個中心食堂,老年人需求比較旺盛的地方,單獨設立一個老年食堂,逐步實現老年助餐的全方位。我們到10月份有助餐服務的社區、村已經達到了600多個,跟去年年底相比增長了300多個。

  主持人:剛才說到助餐這個事情,原來我也聽說過,比如說我年齡大了,需要你幫忙,每天的晚飯幫我做,我可以點餐嗎?我中午12點吃飯,點了兩個菜,你會送到我家來嗎?

  盧婉君:目前大部分社區、村助餐吃什麼的問題,事先都是聽取了老年人的意見,目前一個點服務的老人數大約是20個,個別地方可能比較多,比如剛剛前面談到西門街道、鎮海的招寶山街道有100多個,大部分還是根據事先征求意見,今天吃什麼菜,大概是一葷一素,價格是5-10元之間,都是可以老人自己選擇的。助餐服務業是老年人需求比較旺盛的,我們經常也在做需求的調查,下一步這個工作還是要按照市政府出台的實施意見的要求,還是要持續推進,下一步主要是從三個方面,一個還是鼓勵引導這些有條件的社區村自己建一個老年食堂,有助餐點,讓老人就近得到就餐的服務。

  第二個,我們這幾年大力推進居家養老服務中心的建設,倡導以鄉鎮、街道為單元建設中心食堂,由這個中心食堂輻射到周邊的社區村,形成1+N的助餐網絡。第三個是非常重要的,我們積極鼓勵社會力量來參與,充分依托現有的餐飲資源,特別是適合老人生理的特點,一些優質的餐飲資源要積極用起來,比如養老機構、殘疾人的餐飲機構,鼓勵他們為老年人提供優質、便利的就餐服務。

  主持人:剛才聽了您這番話,不知道網友是不是關注過這個話題,如果關注了是不是有這個商機。我今天中午點餐來個外賣,現在時代的發展,很多老年人也開始用手機,有的餐飲機構專門服務老年人的外賣,有沒有這樣的可能?比如我申請辦為老年人送餐的餐飲機構是不是有一些優惠政策?這個東西不是像年輕人吃的,老年人這個行業雖然是夕陽,但是是朝陽產業,我隻是聯想一下,今天談的居家養老或者社會養老的話題當中,可能被我們關注的點特別多,我比較關注另外一點,剛才我看了免費類居家養老服務在全市都有嗎?這個要問一下俞局,什麼樣的人才能享受到免費的養老服務?

  俞曹平:這個政策原來是有的,但是服務的范圍比較小,低保家庭的失能失志老人,符合這三個條件才能享受政府補貼,每個月最多不超過540元。原來12個區縣市根據經濟社會發展提高,不能減少,服務對象很少。這次實施意見裡面把這個面擴大了,我們享受的對象范圍就大了,享受的力度也加大了,意味著標准就提高了。原來一些特殊困難家庭,原來農村的五保戶特困家庭、低保家庭。這個項目實施的話,寧波市要增加1.3萬人員。這裡面包括特殊服務對象、優撫對象、低保戶都納入進來了,人數增加比較多。標准也放大了,原來就是失能的,這次把中度的失能也放進來了,時間也比較長,比如重度失能的每個月45小時,半失能的30個小時,也不是發錢的,就是政府出錢購買服務,讓老人享受服務。我們也是農村長大的,把錢給他就不用了,我們不是寫補貼,為什麼寫時間呢?老年人真正能享受,根據經濟發展每個月的費用是不一樣的,我們要調整的,這個文件要管好長時間,今年20塊、明年30塊了,這樣服務對象就增多了。我們有中度失能、重度失能,聯合民政、發改對老年人的生活能力進行評估,老人都想享受政策,但是我們要公平,按照需求的評估,你是不是符合中度失能和重度失能,我們可以成立一個機構,請一些專家評估,符合的就享受,剛才說的做到了,希望該享受的享受,不要漏掉一個。我們要社會完成這個工作,希望第三方的社會組織去做,政府不可能什麼都做。

  主持人:大家不要小看一萬多人,或者每個人隻是增加了幾十塊錢,真的不是一個小工作,要組織專家對每一個中度或者重度失能的人進行考評,你是不是達到適合這項規定或者適合免費為你服務的人群?這個工作還是蠻重的,我們不去做它不會知道,這個過程中我們面向社會看待養老服務的時候,很多社會人士開始特別關注這塊了,比如說有一些社會人士很希望通過社會或者個人的力量來辦養老機構,或者說成立居家、社會養老的服務點,如果真的有這樣的人群,比如說剛剛說的外賣機構,有沒有可能更好引導社會力量去做好這件好事?

  周忠賢:我們寧波市是積極鼓勵社會力量參與居家養老服務這項工作的,也採取了很多的措施來引導民間資本、社會組織參與居家養老,這方面我們是積極動員、鼓勵參與的。主要是幾個方面採取鼓勵,一個是政策方面加大扶持的力度,市政府出台了專門引導社會力量參與居家養老的實施意見,圍繞用房保障,包括財政扶持、人才隊伍等等方面都明確了一攬子的優惠扶持政策,希望我們民間資本能夠投資到居家養老服務這個機構或者服務上,民間資本投資居家養老服務跟政府投資的居家養老服務,現在扶持的范圍和力度是一樣的,不是說民間資本就不支持,政府投資的就支持,我們已經明確是一樣的,這是一個方面。

  第二個方面我們優化了行業的環境,對非營利性的居家養老服務機構,我們作為服務類社會組織,民政部門直接給你登記,而且開辦的經費是任繳制,登記范圍之內允許你在其他地方設多個不具備法人資格的服務網點,這個是對非營利性機構。如果是營利性的居家養老機構,我們也開放了登記的通道,我們核定經營范圍以後,多點經營的申請按照“一照多址”或者分支機構辦理登記注冊都允許。

  第三方面是我們改革了居家養老服務的體制,鼓勵社會力量來參與合作建設,剛才講到區域性的居家養老服務中心,鼓勵社會力量來合作、建設居家養老服務中心、服務站,場所是政府提供的,你要來參與也可以給予一次性的補助,鼓勵鄉鎮街道依托居家養老服務中心對養老企業、社會組織進入,政府出資的居家養老服務中心、社區的居家養老服務站,如果不改變服務功能的前提下,我們統一通過招標或者委托社會力量也可以,鼓勵民間資本、社會力量來參與,大力推進政府購買居家養老服務,政府提供基本的養老服務,如果是政府購買服務,這些是優先的購買范圍。這些措施採取了以後,總體上還是鼓勵民間資本參與居家養老服務工作。

  主持人:說到居家養老的時候,我們以前做相關節目的時候也曾經談到過,我們寧波居家養老的醫療方面、家庭醫生方面也做得非常好,有人說"醫養結合"做好養老服務工作,說到"醫養結合"大家對字面上的東西是了解的,這個怎麼去推廣它呢?

  俞曹平:這個問題是整個養老中重要的內容,老人到一定年齡以後需要解決的無非是吃飯、醫療方面的需求,這誰都離不開。現在在寧波吃飯應該不是太大的問題。

  主持人:而且吃飯吃得挺好。

  俞曹平:精神危機有個人不同的需求,主要是靠家庭,醫療這塊並不是想做就做好的,"醫養結合"是養老工作中的重中之重。我們是這麼幾塊來做的,首先是養老機構,包括居家養老服務在布局的時候,我們非常考慮醫的問題,如果在養老機構裡面鼓勵他們自己開醫療機關,這是國家衛生計生委出台的文件,開設醫療點不需要審批的,備案就可以。我們寧波市的醫保政策也挺好的,養老機構開了醫療點以後醫保也讓你進,但是我們硬件設施的建設還是相對滯後,居家養老服務補貼考慮近一點、方便一點,老人到居家養老服務中心享受服務的時候也可以就醫,我們考慮老人的安全。

  主持人:而且前段時間我也聽說過寧波市的居家養老方面購買服務當中的一項,每年要交多少的費用,比如說百八十塊錢就可以讓社區醫生到家裡來量血壓、溫度。

  俞曹平:這個是家庭醫生簽約制服務,服務的對象主要是一些老年人或者有慢性病的,比如40歲、50歲有高血壓、糖尿病等等,寧波市這幾年推下來還是比較理想的,現在是35.7%,這個比例在全國比較高,以最短的時間找到需要的服務。

  主持人:剛才說到吃是大家比較關注的,我吃得好不好,醫也是非常重要的,"醫養結合"這方面很多人特別關注的是醫這方面,如果有機會請民政局的相關領導給我們介紹得更詳細一點,讓老百姓多了解這方面的情況。但是剛才有一個問題我特別關心,剛才周局講到大中專畢業生進入到養老機構,俞局說是哪所學校?寧波衛校有專門針對老年服務機構的班級,或者培養專業人才到養老服務機構中來,我有一個問題想問一下盧主任,比如說我不是這個學校畢業的,我可能是其他學校畢業的,但是我想到寧波的養老院來工作,我願意服務老人,這樣的人是不是可以鼓勵?有什麼鼓勵措施嗎?給我一些獎勵,讓我更愉快從事這個工作?

  盧婉君:有,你講的這個是大中專院校入職的獎補制度,不僅是大中專進入養老機構有這個政策,進入居家養老同樣有這個政策,直接從事養老服務、康復護理工作的大中專院校的畢業生,條件是跟居家養老服務機構簽訂正式勞動合同五年以上節可以享受,一旦簽訂以後從第一年開始到第五年到位,第一年10%,第二年15%,第三年30%,每年的補助是增長的,這個還在考慮擴面提標,相關的文件民政局也跟相關的部門會商當中。

  主持人:這個也是一個引導,讓大家看到我們對這項工作的重視,引導更多的人加入到這個隊伍當中來,這個引導是很多相關的部門要特別去做的一項工作,有的時候沒有注意到這個老齡化隊伍多麼需要這樣的人群,有時候可能沒有意識到,我們大家談到養老的時候會想到另外一個人群就是孩子,到了中年上有老下有小,可能一家有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六個人看這個孩子,老人就沒有那麼多人看待了,需要社會力量做好這項工作,2016年寧波市受到國家財政支持養家服務,說到上有老這個話題的時候,在節目即將結束的時候說說這項工作怎麼去推進得更好?

  周忠賢:我們想通過改革試點促進全市的居家養老服務,到2020年要實現四個目標,第一個目標就是制度體系要更加完備,我們要建立一系列的地方性居家養老服務法規,特別是最近人大擬的居家養老服務條例要完備,另外是用地、用房、人才、設備、金融等等這方面,都有一些逐步完善的政策體系,包括怎麼樣加強監管剛才講到了,包括人才的培養。

  第二個就是對一些保障方面的制度更加完善,剛才講了重度殘疾,現在面還不是太廣,俞局長講到雖然政府做了大量的工作,包括補貼服務方面增加了1.3萬人,但是隨著經濟社會發展的面要不斷拓寬,我們希望服務能力顯著增加。服務能力包括幾個方面,一個是符合標准居家養老服務的設施能夠覆蓋寧波所有的城鄉、社區、街道,這個面要更廣,區域性的居家養老服務中心要基本實現全覆蓋。第二個,所有的區域性居家養老服務中心和50%以上的城市社區居家養老服務站能夠實現社會化,提高它的專業化水平。剛才俞局長說了,我們現在的居家養老是跟醫療、衛生相互之間的結合,我們2020年要達到90%左右,這個也是作為很重要的方面,另外2020年居家養老服務人員執證上崗的人員,包括上崗前培訓的都要達到80%左右,這是我們努力的方向,還有連鎖化、品牌化的服務機構,這是第二個想達到的目標。

  第三個就是服務供給能夠更加精准、高效,剛才講了還有三大不足,我們的服務還比較單一,內容也比較單一,到2020年居家養老服務主體要更加多元,社會力量參與居家養老的活力能夠得到激發,大家都能參與到這項工作中去,居家養老的內容、方法更加豐富,包括你剛才講到的送餐,老人是到中心、站點來吃飯,或者需要我們送過去,下一步通過網絡或者社會化的助餐機構、配送機構可能更加高效。

  主持人:盧主任做前方工作的時候,現在老人用手機一個是眼睛不太好使,剛才你談到的每100個人當中有20平米的服務用房,這裡面是不是有一個去快餐廳很大的屏,我們去點完餐,我要吃什麼,比如說這裡有十家機構,每天都有它的菜單。

  周忠賢:我們要提供智慧養老服務平台建設,一些困難的老人照料基本得到保障。我們通過數據共享建立一個智慧的養老服務平台,把這些也可以引進,這是第三個目標,就是服務能夠更加精准、高效。

  最後一個目標就是社會環境更加友好,社會積極應對老齡化,敬老、養老、助老的社會風尚更加濃厚,安全、綠色、便利的老年人環境能夠不斷營造,這個是我們提出來的改革試點以後希望達到的四個目標,我們也積極按照市委市政府的要求,特別是按照改革試點的要求積極努力,跟相關部門一起共同為達到這幾個目標不斷改革、創新、奮斗!

  主持人:剛才您說到了,我們希望這個社會當中能夠營造非常好的養老環境,我們稍微留意一點的話,在寧波敲一敲、扶一扶,我們對門可能是一個老人,每天早上敲敲們,老年人上車扶一扶,我們需要更多的倡導,讓更多的老年人參與到養老服務中會更加人性化,年輕人做這些工作有些是體貼不到的,老人根據他切身的經驗能夠提供需要服務的建議,這項工作做得更好。說到養老服務還有很多話題沒有談完,還有很多想跟大家一起聊的,都沒有在今天節目當中說完,我們希望再有時間邀請到幾位或者更多民政局相關負責的工作人員走進我們的演播廳跟大家好好聊聊養老,這個話題太大了,關乎到我們每個人。今天時間有限,就到這裡,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