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進科技成果轉化 助力產業創新發展

  “中國﹒寧波”政府門戶網站於2016年4月推出我市最有權威的政府直播類訪談節目《政務直播間》。本節目以“解讀新政、回應熱點”為主旨,積極接收百姓提問,為百姓答疑解惑。

  去年9月,我市獲批全國首批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示范區,承擔了國家先行先試的重大使命。一年來,我市建設國家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示范區的進展情況如何,解決了哪些難題,取得了哪些成效,遇到了哪些困難,接下來如何破冰前行…… 9月29日下午2時,寧波市科技局3位嘉賓將做客“中國﹒寧波”政府門戶網站《政務直播間》第十四期節目,回答廣大科研人員和科技工作者關注的問題,並和網友現場交流。

出席嘉賓:

王程 寧波市科技局黨組副書記、副局長、巡視員

張永慶 寧波市科技局綜合計劃處處長

林宏權 寧波市生產力促進中心副主任

直播時間:
2017年9月29日(周五)下午2:00

  主持人:各位網友大家好,歡迎你收看《政務直播間》,我是主持人王塵,在去年9月份,我市獲批全國首批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示范區,所以我們今天邀請到幾位嘉賓走到我們直播室和大家一起來聊一聊這個話題。我們今天邀請到的嘉賓是寧波市科技局黨組副書記、副局長、巡視員王程,寧波市科技局綜合計劃處處長張永慶,寧波市生產力促進中心副主任林宏權。

  主持人:王局,在節目之前聊到過,部分人覺得科技局是一個高大上、高精尖的單位,很多人覺得科技局本身就是讓我們普通老百姓覺得那麼高高在上的一個單位,另外我們今天聊的話題是科技成果轉移轉化,又覺得是那麼遠的話題,你是不是:一能跟我們聊一聊科技局,用直白的話來講,到底是干什麼的﹔二是科技成果轉移轉化,怎麼來解釋它,怎麼讓我們更通俗易懂些?

  王程:今天非常高興到《政務直播間》和主持人和各位網友,也給全市老百姓匯報一下寧波建立創新轉移轉化的進展情況。主持人剛才提的好像對科技局很陌生,科技局到底是干什麼,和老百姓有什麼關系,和整個經濟社會發展有什麼關系。主持人給我出這個題目,我簡單用一句話來回答。全國的科技系統,不光是寧波的科技局,科技系統干什麼事情?就是促進科技成果的產生和促進科技成果的轉化,記住兩個關鍵詞“產生”和“轉化”。說起來好像是不是有點遠?其實一點不遠。我們人類的進步史,尤其到工業後,沒有蒸汽機的產生,蒸汽機可以講是一個成果的產生,由此帶來紡織業、交通運輸業,這就轉化出去了。我舉一個近一點的例子,大家現在都在用手機,有指紋開鎖的功能,最早是一個圖像識別的成果,這個成果產生了,在研究院有圖像識別,包括現在有人臉的識別。但是把應用到手機上來講,所以科技局對廣大網友來說有兩個詞產生和轉化。

  主持人:你剛才介紹這些東西,科技成果的轉移轉化我就不用問了,其實就是我們科技局干的事?

  王程:對,就是干的事,主體不見得是科技局,科技局是促進的作用。所以為什麼說轉移轉化示范區,回過頭來講就到了後端環節,產生了轉化,為什麼設立示范區,科技成果的轉化,可以講大眾創業、萬眾新的一個源頭活水,也是傳統產業轉型升級的依托,它創業創新,特別是創業,靠的是什麼?就是拿一個成果怎麼變成商品、變成產業去創業,它就是干的成果轉化的事情。我們現在大量傳統性的企業、勞動密集型的企業轉型靠的是什麼東西?也是一些成果轉化應用,也是靠轉化的,所以科技成果的轉化意義非常大的。剛才講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源頭活水,也是傳統產業轉型升級的依托。實事求是來講,這是一個世界性的難題。在咱們國家來講,形式更不容樂觀。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科技成果的轉化,這幾年做了一系列大的舉措。第一個舉措,2015年修訂了我國促進科技轉化法,破壞了體制機制上的一些障礙。之後國務院這個法律修訂以後,國務院馬上又出台了一個東西,一個規定,實施促進科技轉化法的若干規定,更細的操作層面,這是在國家層面。完了以後,也找了幾個試點,探索轉移轉化的方式,還有什麼樣體制機制上的障礙,在讓你先行先試,有什麼樣的經驗能不能復制?國家挑來挑去,我們有這個積極性,三個地方首批。雄安新區大家知道,千年大計,浙江省寧波市,這個選擇也不是毫無目的隨便選,有它的標准。

  主持人:肯定有考慮。

  王程:為什麼這麼考慮呢?雄安新區是背靠京畿重地、北京,高校多、科研院所多,就跟我剛才講的,它是科研成果輸出的地方,有大量的科研成果輸出,雄安新區去轉移轉化,從供給角度講。寧波雖然科研院所、大專院校不多,但是我們的民營企業眾多,市場經濟程度高,對科技成果的需求,尤其是大量的民營企業到了轉型需求的非常旺盛。所以來講,他把這個示范區,三個供給端放了一個,浙江寧波來講,主要是看重咱們民營企業眾多,轉型升級對科技成果需求大,從需求方放了一個。

  主持人:剛才說到國家考量寧波的時候,希望寧波成為示范區。作為寧波來講,為什麼希望我們成為示范區。有些人可能會講,當別人做出來一個樣本了,做好之後,照著做不更容易,為什麼去嘗試,會走很多彎路呢?

  王程:這不是彎路,沒有示范區,各地都做這個事情。設立示范區,兩方面來講,這個事情來講,站在寧波的角度講,我們要以這個為契機,加大科技成果轉化的力度,把科技成果轉化作為引領產業升級的一個突破口,這是對我們寧波的好處。另外一個方面,寧波作為示范區,也是寧波的一份責任和擔當。我剛才講了,市場經濟程度高、需求旺盛,我們也有一份責任和擔當,就是先行先試,探索出來一些可復制的經驗,供全國各地參考。兩個方面考慮,一個站在寧波考慮,一個站在全國大局考慮。

  主持人:所以剛才您說到了,從我們科技局的角度來談,我們科技局到底干什麼的。還有科技成果的轉移轉化,它的一個簡單介紹,另外就談到了,為什麼我們要建立國家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示范區。應該說剛才相對比較詳細給我們介紹為什麼要建,其實對我們寧波非常有好處。我看到有一些網友說到,對於我們很多普通老百姓來講,對這個事不太懂的同時,好像對我們影響不是很大。你這樣說來,好像跟我們整個寧波的經濟發展有密切的關系。說到這兒,剛才我也介紹到了,我們成為我國首批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的示范區已經有一年了,去年9月份,到現在1年了,很多人會想,經過了一年的努力。當然剛才王局也說了,其實我們一直在做這件事情,隻是我們更加規范,把這個事做得更好,步子邁得更扎實一些。我想問一下張處,您能不能給我們介紹一下我們在這一年過去之後,為全國或者為其他地方作出了哪些示范?

  張永慶:好,從去年9月份國家批了我們這個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示范區之後,我們的市委市政府馬上就出台了寧波市建設國家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示范區的實施方案,在實施方案裡面就把我們如何建示范區,有哪些目標、有哪些舉措講了,在示范區提出四個示范、八個任務、八個改革試點。通過這一年的努力,目前我們總體的效果還是不錯的。

  可以概括一下,一年下來目前基本上形成了大概五種轉移轉化的示范模式,這對全國還是有一點典型意義。比如說第一種,我們寧波的企業自己研發,再加與科研院所合作共建平台,使科研院所的技術在企業裡很快轉化。這是寧波一個很典型的特色和一個模式。第二個例子,我們寧波的企業,剛才我們王局長也提到了,因為我們市場化的優勢很好,寧波的企業開放度也很好,寧波的企業走出去,搞技術的並購收購,把國外好的技術通過投資引進來,這也是一個好的方式。第三寧波最近陸陸續續跟浙江大學、科學院合作,我們共同建設一些產業研究院,我們的科研院所的成果通過產業研究院進行組裝,變成一個個可以到企業裡面去的產品,隨著衍生出一個個企業,最後帶動我們新興產業的發展,這也是一個很好的模式。第四個我們現在在推進的孵化器、眾創空間,這些孵化器、眾創空間裡面,因為提供比較良好的(條件),剛才王局長說的比較好的轉化創業服務,使得一批科技人員或者一批創業人員到那個地方去有些好的想法、好的技術進行簡單孵化,最後變成一個企業,這也是一種很好的模式。最後還有一種我們寧波做得很好的模式,打造一個比較好的技術市場,使我們的企業有相應的技術需求,但是我們不知道他的技術需求在哪裡,通過我們市場把外地好的技術,企業裡面有用,或者今後派上大用場的技術,通過技術聯系起來,最後轉化出來,達到這樣的效果。通過這一年的努力,基本上形成了五種模式,也是目前全國各個地方都比較認可寧波的模式,現在效果比較好。

  主持人:現在有很多全國各地的到我們這裡來學習和討教經驗。剛才你在介紹過程當中,借助一個大市場,就是科技局舉辦的科技大市場,是不是說的這個?是的。還有一個,想問一下王局,剛才聽了張處的介紹之後,我們在做這項工作,就是科技成果轉移轉化這項工作的時候,有沒有當我們成為示范區之後,它對於我們寧波本地的科技成果更有一定的提升作用?因為原來的時候,可能說今天研究出來就去做,不研究也就那麼一回事,但是當我們成了示范區之後,可能有些人或者有些科研單位更積極做一些科研成果?

  王程:怎麼來講,寧波科技成果轉化比較少,還是輸入型比較多,再就是搞重大專項,自己去搞研究。從現在來講,有了示范區以後,國家上很多體制機制上,原來有很多障礙,現在都可以去試。例子很多,剛才講的修法,原來很多比較專業,比如說研究所的知識產權轉化了,收益方面原來個人不能拿,修法以後現在怎麼樣了呢?可以介紹一下。國際上為什麼有這個難題,國際上也有轉移法,也有,什麼意思呢?可以讓你拿到15萬美金,超過15萬美金要總統批。但咱們這次修法以後說什麼呢?把這個限制打開了。

  原來你是所長,我有一項技術,我轉化給民營企業,民營企業給了100萬,他拿到手上賺2個億,回來要追責了,你是不是賤買了國有資產?現在這個就沒有了。現在很難遇見了,比如說用塑料袋提東西的時候,研究出來的瓶蓋,這值什麼錢,沒人用瓶子,到最後都使用瓶子的時候,這個瓶蓋就值錢,但是當時賣的時候沒有,用塑料袋提東西。體制機制上有大量的障礙,包括講的現在法律已經明確了,但是在操作過程中還有很多的問題。所以作為示范區,就可以大膽去試,大膽去探索,這對寧波是有好處的。

  主持人:所以其實說起來,剛開始我在接觸這個話題的時候,科技成果的轉移轉化,我覺得挺難的,但是通過兩位這樣一講,挺有意思的。但是這裡有一個問題,我想問一下我們林主任,在之前我聽到這樣的說法,科技成果的轉化,它可能是變成“死亡之谷”,很多人說是業界說的,一轉化就變成“死亡之谷”,為什麼這麼說,有難度嗎?或者說現在比如說寧波成為了科技示范區之後,對於“死亡之谷”這樣的說法,是不是就減少了,或者說在我們這兒不大存在?

  林宏權:其實剛才這個問題,王局長剛才已經提到了。成果轉化實際上現在是全球性的一個難題,我們有幾個數據來看。從英美日這些發達國家的成果轉化率大概40%左右,也就是說60%左右的技術實際上擱在那裡無法轉化的。我們中國這個比例更低,剛才王局長也提到了,我們隻有10%左右的成果轉化率,所以這是從統計數據來說。當然從它的具體情況來分析,科技成果,一般大部分科技成果都從實驗室形成,從一個創意、一個想法,逐漸產生一種技術,完了以後需要慢慢走向產業化,在這個過程中影響它的因素非常多。比如科研和市場需求結合不夠緊密,成果轉化和產業發展本身存在障礙,三個方面來分析。

  一是成果的產生方。目前大量的高校、研究院所,我們中國,不僅僅是寧波,高校研究院所的成果是創新成果產生,某件事情有創新,得到國家的支助或者其他的支助,慢慢往這個方向去研究積累,就產生出成果,本身產生的過程,注定不是每一個成果都可以產業化,也就是說隻有其中一部分,正好結合了某種需求,或者本身以需求驅動的研發。

  主持人:在這個過程當中有沒有這樣一種可能,科研成果今年研究出來了,一年、兩年、三年、五年這個科技成果都荒廢在那裡,好像過了好多年。

  王程:林主任講的是什麼問題呢?學校做研究,我是學校出來的,比如做一個博士論文,他目的不是為了產業化,他追求的是創新。比如說做產品,我可以做出來,做出來了獨一份,或者突破了世界未知領域,創新了,不計成本、不計工藝,工藝上不講究,但是拿到企業去試這個東西做不下來,是賠錢的。所以剛才林主任講了,不見得所有的成果都是可以轉化的。

  林宏權:因為真正可轉化的成果,就是要市場化或者說產業化。首先是成果適用這是很關鍵的,大部分是追求技術上的創新。

  主持人:可不可以更加直白理解這件事情,今天領導說要跟科技局共同合作一個項目,王塵你去寫一個方案來,我按照理論上來寫,真是百花齊放,看著很漂亮,但是沒有真正實際操作可能性,可能就是這樣一個理解?

  林宏權:是的,這是一個方面。

  二是需求的方面。也就是說我們需求大部分是企業提出的,它是承接方。實際上很多企業存在什麼問題呢?真正的高技術或者未來市場很大的技術,意味著高風險、高投入,而且投資周期比較長,見效比較慢,所以很多企業,其實在真正決定要上馬一些高精尖成果的時候,他其實也是在猶豫,這裡面從需求角度有很多要想,決策起來並不是那麼容易的。

  三是因為成果轉化,實際上也是供需雙方,有點像淘寶上買東西,可以這樣想,但是比淘寶上買東西復雜得很多。因為很多技術是不可展現的,它隻是一些技術的方案或者是一些技術數據,所以在這裡面第三方的作用非常重要。現在目前我國,尤其是我國真正專業從事技術對接或者成果轉化服務的機構,這一塊現在是我們的一個弱點。為什麼呢?因為成果轉化的服務業存在一個普遍上的問題:一是服務周期非常長,有的時候一年、兩年,而且要求非常高,從事的人必須懂技術,不懂技術怎麼促進他們之間的合作。二是成功率非常低,因為在這個過程中本身市場就變了,企業方有新的變化,可能輸出方有新的想法或者新技術的產生。所以在這個裡面,真正成功了他能夠收益又比較少。總的一句話,目前至少在國內成果轉化服務的業態沒有形成,所以這一塊也是制約了成果轉化的促進。解決方法,還是要從三個方面,也是我們科技局一直在做的,從三個方面協同解決。

  主持人:剛才說了,我覺得不管是供方還是需方,從心裡有一個糾結,比如是科技成果的供方,把科技成果賣給王局,賣2千或者2萬塊錢,假如他產生2億,怎麼辦?我賣便宜了呢?賣貴了又賣不出去,作為你來買科研成果的話,我花這麼大價錢,萬一賣不出去,萬一這個產品在市場上失敗了呢?所以兩方都是很糾結的一件事情,所以我覺得挺難的。

  王程:科技成果不像一個簡單的商品,比如說一個蘿卜一個白菜,我是種的,你是買的,有這個需求,多少錢我們就成交。科技成果出來到真正的產品是一個非常長的周期,所以前一段時間來講,從一項基礎研究成果到產業化可能是十步,第一步出來的時候企業看不出來苗頭,看不到用到什麼地方,大學也是做的123,不知道用在什麼地方,所以中間需要什麼?專門轉化的中介,就是研究員。他知道你這項原創技術,拿了以後可以在哪些產業做。做語言識別的人,這一做出來就可以到手機上去,我也想不到這個指紋識別可以裝在手機上,想不到,產業研究院做什麼事情?把原創成果和真正應用結合起來,需要一個環節。講得直白,原創成果到真正的應用要有一個二傳手,而且水平比較高,不是簡單的商品,不是服裝,不是蔬菜,看到這個東西就需要,拿回家就可以用,可能你看到一個東西不見得能夠用,經過轉化就可以用。123-10,分工不一樣,123可能在研究所,到4-7可能有專業的研究院、研究員,到8企業看中苗頭,可以下手。

  剛才你講的問題,參與的轉化方式多種多樣,有作價、有授權、有參股的,所以為什麼搞示范區呢?剛才你講了,什麼樣適合什麼東西,包括這個環節,我們先走一步,寧波人先得了一步,我先行先試,誰先走誰先受益。你走過這個路子,你市場經濟程度高走在前面,隻有你試了才能給別人帶來了經驗,落後的地區去試,市場化程度不高,試了沒有什麼意義。我們先走了對我們是有利的,可以對產業升級是一個突破口,對國家作出貢獻。

  所以你剛才講,可能我們不從事這項工作的人,我就把這個展開了,把這個翻譯一下來講,它有它的一些專業性,過不是簡單的,這個成果看得好不好?好,就買。不是這樣的。有很長周期的階段,不同階段不同任從事的,再一個轉化的形式,不是蘿卜白菜簡單討價還價就決定的,形式有好幾種。

  主持人:確實,作為第一步研究這個東西,沒有想到干什麼去,中間這個環節很重要,像一個二傳手一樣,這個球能不能准確傳到主攻手上。

  王程:我覺得你悟性很高,是一個非常關鍵的一個環節,好像現在來講很簡單,把高校和企業直接對接,就轉化了,有什麼成果。其實來講,從客觀規律上來講,必須有一個研究院的二傳手這樣一個東西。我們來看,現在國家有幾個地方做得不錯,都是中間這個二傳手研究院,怎麼把原創和企業的運用做成產品,把它轉化過去能夠識別。所以這個研究院做得好的地方,轉化的效果比較好。

  主持人:所以我覺得這是非常有趣的話題,不是我剛開始做節目那種感觸了。在這裡還有一個問題,我想問一下張處,在我們目前全國的情況來看,科研院所和高校的一些研究成果和我們市場有點不合拍的感覺。好像我在一個村裡面,這家姑娘從來不出門,咱也不知道這家有沒有漂亮的大閨女,突然有一天她出門了,你們家有這樣漂亮的姑娘,我們那邊有一個小伙子一直找不到女朋友。當在科研單位研究了很多科研成果,市場也需要,他們又找不到市場,這種情況在我們寧波,或者在整個全國來講都是存在的一個問題,怎麼去破,怎麼把這個問題解決呢?我們寧波先行先試示范區,想出辦法了嗎?

  張永慶:剛才我們王局也說了,我們科研院所有很多成果,這些成果都是一些非常漂亮的“姑娘”,但是為什麼都不出來呢,不讓企業知道呢,核心問題是什麼呢?核心其實是個體制的問題,關鍵是人的積極性。這個體制是什麼體制呢?剛才我們王局長也提到了。比如說原來科研院所的體制,成果作為一種國有資產,是一種無形的國有資產,它要轉出去要經過審批,以前800萬以上要經過財政部審批。科技成果作為無形成果,每天它的價值在無形變化,也許今天是800萬,可能明天另外一個好的技術過來了,你一分都不值。也就是說這個漂亮的姑娘,今天你很漂亮,明天有比你更漂亮的姑娘出來了。核心問題就在於這個體制,體制限制了他,審批體制限制了他,怎麼辦呢?就要改,怎麼改?能不能把科技成果的審批權限下放到科研院所自己去批呢,這樣效率不就高了嗎?

  主持人:對。

  張永慶:也不要去審批、也不要去備案,直接科研院所自己就跟對象去談了,談好了自己拍板掉了。所以我們現在就把科技成果的處置權、使用權、收益權完全下放給科研院所。比如說寧波大學現在就在開展了,自己決定了寧波大學有什麼成果,每個企業來對接,學校談好了就公示,大家沒有意見就可以了。還有一個,現在拍板的人還是有一點顧慮的,剛才也提到了,你怎麼知道我科技成果到底值多少錢?值100萬還是50萬還是1000千萬。

  主持人:得去評估。

  張永慶:評估也很難,因為評估師不完全評估得出來這個成果未來一定能夠掙大錢,或者未來虧了。

  主持人:那怎麼辦呢?

  張永慶:怎麼辦呢?所以國家有這樣的法出來,我們在這裡試。寧波大學的校長如果拍板這個成果100萬,以後萬一掙了1個億,可以免除他的責任,不要追求國有資產的損失,這樣膽子就大了,膽子大了積極性就高了。這是第一個,我們說把權力下放,讓他自己去處理,不要審批。

  第二是搞成果研發的人,走出去要有積極性。姑娘嫁出去了,培養姑娘的人總要有積極性。

  主持人:這個人家好不好,嫁給你,姑娘別毀在這裡了。

  張永慶:怎麼辦?有70%獎勵給搞研發的團隊。

  主持人:這樣就好了。

  張永慶:這樣把搞研發人的積極性調動起來,願意把研發成果轉讓出來,而且70%不佔績效工資。如果轉移出去之後,給他獎勵50萬、100萬,是不佔績效的。可以舉寧波農科院的馬院長,他是一個典型例子,他的品種權轉讓出去,公司取得的收益,重新到農科院,農科院獎勵給他。這樣一來以後,我們說科技人員在搞成果的時候,不就有積極性了嗎?所以這一類的先行先試,就是來激發我們的科技人員的積極性,隻有把積極性激發出來之後,才會真正使我們的成果很快能夠出去,我們的姑娘很快就有下家。

  主持人:找一個好人家。這樣講起來,不僅僅是有意思,而且這樣的問題,從目前來看,最起碼從我的理解來看,它是能夠得到一定的改善的,而且我們從目前的這種情況來看,最起碼它不會在這樣,很多人說緊密度不夠,開始慢慢緊密起來,這個工作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情。可能對科技類的東西懂得少,我覺得它很有意思。說到很多類似今天這樣的話題的時候,在網上有一個問題,寧波市政在謀劃科技創新2025重大專項,因為2025大家經常會說到這個話題,它是一個大話題。我們寧波2025,我看到很多的文件、很多的新聞報道,包括我們老百姓,你去問很多人都知道2025,但是2025是什麼、干什麼,可能了解不夠,又加上科技創新2025的重大專項,我覺得更難理解了。所以說我很想問一下林出任,科技創新2025提出的重點,它要破解的是什麼問題,或者說破解過程當中,有沒有短板,短板在哪裡?

  王程:這是一個大事,這個問題我來講。我們剛才聊得很好,老百姓對工作不熟悉,我介紹了,科技局干什麼了,管科技成果的產生和科技的應用,這是科技局干的事。剛才你講感覺陌生,還有一個原因是什麼呢?十八大以後對科技創新定位和作用和以前有天淵之別。現在來講,老百姓直觀感覺,國內城市發展好、經濟發展比較快,都是抓創新、抓新產業抓得比較好的。黨中央、國務院早就意識到這個問題,十八大以後,這一系列的事情,我們最近都在學習近平系列的創新思想,十八大第一次在報告當中提出來“科技創新對綜合國力和生產力的提高具有支撐性作用,必須擺在全局的核心位置”,就說什麼東西呢?一直強調,經濟進入新常態,現在大家都講新常態,新常態和老常態經濟動力不一樣,原來靠要素驅動,現在靠創新驅動。所以你去看十八大以後對創新這個事情,抓得非常到位。2013年,可能大家有印象,政治局的集體學習,隻走過中南海一次,到哪個位置?就是到中關村謀劃創新驅動的頂層設計。2015年十八屆五中全會,大家現在講五大發展理念,五大發展理念之中也有創新。然後到了2016年全國科技大會,裡程碑的大會,去年杭州的G20四大議題,第一大議題是什麼?創新。今年一帶一路會議上總書記又講,一帶一路是創新之路。所以現在的創新,剛才我講科技局干什麼,現在講科技局的作用和地位,由味精變成主食,變成了發展動力,一個區域沒有創新驅動,沒有這個強有力的發動機,區域經濟和社會發展肯定比別的地方慢。所以現在不陌生了,干什麼呢?作為地位和作用也講清楚了,從味精變成了主食。如何抓成果的轉移和轉化,轉化什麼、產生什麼。唐一軍書記多次講,科技驅動對創新驅動做到精准式的扶持、點穴式的支持。

  主持人:這個非常重要。

  王程:穴位在哪裡?寧波現在缺什麼樣的成果?穴位在哪裡?點穴式的支持,你都不知道穴位,要去找穴位。2025就是做這個事情,2025重大專項我們組織120位專家,對寧波13個重點產業,一個產業一個產業的找,短板在哪裡,共性技術在哪裡?這是從需求來講。另外我們還要做什麼?從供給方,這些短板到需求,從國內到世界上,哪一個團隊、哪一個院校搞得最強,適合做這個題目。現在我們做大量的調研工作,2025重大專項其實給我們繪制了三張圖。第一個創新地圖,我要創新什麼,產生什麼成果、轉化什麼成果,由誰來產生,我是清楚的。第二個是人才地圖。都講寧波缺少人才,寧波缺少什麼人才,來一個人才帶動一個產業,把人才地圖繪出來。第三個是科技部門抓科技成果和轉化的地圖,干什麼,最近在畫這個圖,一定要把這個圖畫准。希望2025重大專項實施以後按照這個圖干下去,能產生一批對寧波有影響的成果,轉化成先進能力,引進人才和引進一大批重大科技項目到寧波落地。這樣講你可能就懂了。

  主持人:懂了,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在說到這個話題的時候,剛才沒問之前,我還是雲山霧罩的,你解釋以後,把脈非常關鍵,關鍵的同時,我覺得把脈這樣一個團隊或者這個過程也好,壓力還是非常大的。萬一把不准脈,後面活都干不好,穴位找不准,就像按摩一樣。

  王程:你講得對,一個是老百姓不清楚科技局干什麼,二是科技定位,現在完全抓科技的定位不一樣,從味精到主食了。調一點味精的人,到做主食的人,我們感覺壓力是非常大的。

  主持人:剛才您也講到了,寧波市其實在整個科技2025重大專項行動當中,唐書記也提出了,我們整個的資金扶持,我相信還有一些其他的政策、措施,都是有相應的一些配套的。在這裡,我就很想了解一下,探索科技成果轉化的過程,我們是不是還有其他?因為剛才您隻是一帶而過的談到了金融方面或者其他方面的一些扶持,但是細化的我想問一下張處,您能不能給我們詳細介紹一下,它比較有效的一些辦法和措施?

  張永慶:好的。我們最近為了推動成果轉化,也推出了幾個實實在在來做的舉措,其中舉幾個例子。

  第一,我們建技術市場。剛才說了,成果轉化信息不對稱,姑娘要嫁出去的時候,有姑娘的人家,和想要找姑娘的人家,不一定接得上線,信息不對稱,怎麼辦?要建一個技術市場,而且不是一個普通的市場,應該是一個比較專業型的。有白人姑娘的市場,有黑人姑娘的市場,因為隻有這樣,才能真正使它對接上。為了建這個市場,我們政策上也在加大支持。我們寧波陸陸續續建了一部分這樣的市場,比如說鄞州的模擬工廠,主要是面向寧波一些裝備類的企業,特別是跟光電有關的,把有光電的企業和光電技術供給的單位有效對接,它中間充當這個紅娘。比如鎮海的技術市場也是一樣的,主要是針對我們化工類的。剛才你不是提出我們有很多中小企業,專門針對這樣的企業建這樣的市場。這樣的市場建好了以後,全國各地有關化工方面做得比較好的,搞研究、有技術、有成果都到他這個市場上來了。寧波需要在化工類的企業,也到他這個地方來了。同時在做一個什麼呢?診斷,什麼概念呢?我家想娶姑娘,他會幫我分析,根據你這樣的條件,你可能需要什麼樣的姑娘,是比較合適你家的,企業的需求診斷分析,來有針對性給你推薦哪一家姑娘適合你,效率就高,這是技術市場。

  第二,專業的技術轉移機構、中介機構、技術經紀人。原來市場裡面還得有一批紅娘,紅娘也得懂,做紅娘的人要對我們的姑娘要很了解,對下家也要很了解,我們要培養他,專門把他培養起來,這樣以後我們技術轉移的工作就很暢通了,通過這樣的手段推進整個市場的建設,使技術在轉移的過程中就暢通了。有很多技術跟進,比如說技術轉移,做成幾個紅娘我們給你獎勵,技術市場投了多少,基礎基本設施建設有多少,我就給你獎勵…有3700多項,這個概念是一個什麼概念呢?,有300多戶人家提出希望娶新娘的要求,我們推薦就有200多項成果。有多少項一下回憶不起來,通過我們技術市場對接成功。

  主持人:確確實實是這樣的,說到這個問題,確實很多東西在三位的介紹中,開始一點一點的了解。剛才張處在介紹過程中,我想到一個問題,我想問一下我們林主任。因為剛才王局在介紹過程中,我一直在想味精和主食的問題。因為在我們這個市場過程當中,比如說你的科研成果在整個產品化、產業化的過程當中,你可能要滿足市場的需求,而且還要了解這個市場是不是真正需求你這個科技成果轉化出來的商品,但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很想知道。這個比喻不知道對不對,怎麼樣來強化科技成果在我們企業當中的主體化?也就是說能不能從味精變成主食?我這個問題,王局我問得沒錯吧?

  王程:原來我講科技成果的產生和轉化在整個經濟社會發展中是一個味精,現在經濟和社會發展創新是驅動,特別是對經濟的發展,對傳統產業的改造升級,這是主食。一會兒再講。

  主持人:這個可能我理解還不夠透,林主任,這個問題就是說,我們怎麼樣去強化科技成果在企業當中的主體作用,這個問題應該是直白的?

  林宏權:這個問題是這樣的,我們大概先說幾個數字。寧波,剛才我們王局長其實已經提到了,寧波為什麼是成果轉化的創新示范區?其中有一個特點,寧波的經濟主體是民營企業,就目前寧波RND的投入,研發投入90%以上的經費來自企業,在全國來講這個比例是比較高的一個數字。從我們國家也好,寧波計劃項目資助經費去向來說,80%以上的計劃項目經費是由企業來承擔,進行了企業的創新,還有70%以上的授權專利來源於企業的發明和創新。

  至於說到如何強化,大概就三個部分來說這個問題。一是從我們調整計劃項目資助的方向,引導這些企業強化成果轉化。比如說我們提出來,如果產業化,以產業化目標為研究的開發項目,要求企業一定要作為第一承擔人,這是一個導向了。目前就寧波的財政,在科技的財政投入70%現在都是用於企業的創新,也就是說這個是證明企業的主體地位。同時還有一個,完善我們正常的學院的合作機制。剛才張處長講到了,政策層面,我們鼓勵企業引進一些適合的成果轉移的項目,這樣我們給予一些補貼。

  第二個大的方面,推進我們企業自身的研發建設,這是非常大的一塊,充實我們企業自身的研發實力,從而產生更多的研究成果,企業自己有研究成果進行轉化。目前在這一塊我們取得的成績還是很多的,我們市級企業中心現在有1100多家,省級的企業中心也有300多家,還有國家級的也有十幾家,這個數字在全國范圍內也算是比較多的一個數字。

  第三是利用這個開發出來的產品,這是一個新產品,在銷售的產品,我們近期也在策劃,要進行一些引導,叫做開展自主創新產品的應用示范檢測,鼓勵我們在寧波的一些企業去首購首用的新產品,政府對於首購首用的新產品給予一些風險補償。因為它完全是一個新產品,這裡面給予一定的風險補償,這是給予用戶的,誰在創新,他的客戶我們給予一定的補償。

  主要是這幾個方面,來強化企業的主體地位。

  主持人:在您介紹這三點過程中,我也不斷在消化這三點,本來還有很多問題,包括准備好的問張處人才創新的問題,時間來不及了,我隻能把最後一個比較大的問題拋給王局。因為剛才一開始就談到了,我們科技成果的轉移轉化,作為寧波來講是示范區,全國就隻有三家,寧波是其中之一。經過一年的工作和努力,我相信剛才三位說到的這些,可能遠遠不止,還有很多的成效,還有很多難題,未來我們怎麼去建設這個示范區?

  王程:今天來講也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跟主持人聊。談到現在,這個你應該記住了,包括廣大網友應該記住了,科技部門到底做什麼的,不光是科技局,全國從科技系統就是抓成果的產生和成果的轉化,這是第一條,收獲很大。第二條作用,你剛才老講味精和主食。我們學習習總書記的講話,習總書記的創新思想就四句話,發展是第一要務,科技是第一生產力,創新是第一動力,人才是第一資源。

  主持人:都是咱們今天要說的。

  王程:對,所以你現在理解什麼是主食,區域經濟的發展要靠什麼?

  主持人:科技創新。

  王程:要靠創新動力,科技創新來講,不僅僅單單指科技創新,科技創新是最低層次的創新,以科技創新引領全面創新,包括體制機制各方面的創新,而科技創新是最頂層的。從這個上來講,區域的競爭某種程度上就是創新的競爭、人才的競爭。所以來講,唐書記多次講對科技創新和人才工作高度重視,而且明確要求什麼呢?因為科技創新要著力推動我市的重點產業走上創新發展、優質發展、轉型發展的快車道,要求提得很明確。所以剛才講,下一步該怎麼去做,我也不簡簡單單講,因為剛才講成果產生和成果轉化,我把成果產生和轉化揉在一起給你講,幾個方面去講。

  第一個是龍頭的工作,2025重大專項﹔第二個事情就是要抓一些產業研究院,剛才講的成果轉化有一個特性,不是普通的商品,要有中間環節﹔第三個要培養一批特色的孵化器,咱們現在也是有樣板的﹔第四是一帶一路綜合實驗區現在已經批下來了,要搞國際合作。以後科研成果的產生,不光是寧波產生的,拿國際上的成果也可以到寧波轉化,我們也可以到他那裡設立孵化器,打通國際合作﹔第五是健全科技服務體系。五方面抓下去,抓創新驅動。

  通過這五方面來抓,剛才你講味精和主食,真正使科技創新能成為名副其實的第一動力,就是總書記講的第一動力,而且成為推動寧波經濟社會發展強有力的動力,這就是我們努力的方向。

  再一個非常感謝主持人、感謝網友,有這樣一個機會,我們幾位來匯報科技局的工作。以後經常給我們提供這樣的機會,不要讓科技系統成了養在深閨人未識,多給我們提供。

  主持人:這期節目是難為我們的嘉賓,能夠從細枝末節、小情大理給我剖析整個有關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的話題,很難為三位,深刻感覺到,你們在講的時候,盡可能把味精和主食都給我講明白…在我們頁面下訪也來不及問,光我自己想問的問題就不少,所以我們也希望今後能夠再有機會,再請到三位,也像今天一樣,很細剖析一下,老百姓覺得高大上的話題,讓我們都能夠知道、都能夠了解,再一次感謝三位的到來,感謝大家的收看,再會!

  王程:謝謝!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