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要聞>工作動態
市政協委員為“知識產權培育與保護”開良方

  知識產權是創新發展的戰略性資源和核心要素,是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實現高質量發展的重要保障。

  深入實施“中國制造2025”,以高端制造引領高質量發展,逐步實現從“制造大市”向“制造強市”華麗轉身,這是首個“中國制造2025”試點示范城市寧波的美好願望。那麼,加強“知識產權培育與保護”,讓企業靜下心來搞研發,重培育,激發創新動力,應該是把這一“美好願望”變成“美好現實”的唯一可行路徑。

  近日,市政協以委員月談會的形式組織市政協委員,針對我市“知識產權培育與保護”中存在的症結開出良方。


寧波錦浪新能源科技公司的生產車間。(丁安 攝)

  培育 大投入才有大產出

  俗話說,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有投入才有產出,有大投入才有大產出。在知識產權培育上,要取得突破性成效,沒有科技大投入肯定是達不成的。

  近年來,我市的科技投入逐年增長,在知識產權創造上也實現了“質”與“量”的雙重躍升。全市發明專利申請量、授權量佔比從2011年的9.2%、4.4%提高到2017年的29.8%、14.5%,每萬人發明專利擁有量超過25件,獲國家專利金獎1件、專利優秀獎31件、外觀設計優秀獎17件。

  縱向比,寧波在知識產權創造上成績斐然,固然可喜。但是,橫向與標杆城市深圳比、與近鄰杭州比,差距依然十分明顯。委員們分析指出,這種差距與寧波科技投入在國內同類城市中相對較低有關。以R&D佔GDP的比重為例,2016年寧波為2.42%,而杭州、南京、青島分別為3.1%、3.05%、2.84%。

  企業是科技成果轉化的主體,科技成果反過來也是企業長遠發展的重要支撐和核心力量。經過多年培育,我市已經涌現出江豐電子等一批知識產權密集度高、國際競爭力強、能引領產業發展的知識產權密集型企業。尤為可喜的是,目前,全市70%以上發明專利來自企業,擁有有效發明專利的企業已經超過3300家。2017年,以高價值專利為支撐的新能源汽車、高端裝備、新一代信息技術等知識產權密集型產業增加值同比增長均超過15%。

  但是,我市量大面廣的中小企業自身知識產權意識不強,大部分企業沒有專利布局概念﹔與深圳、杭州等城市相比,缺少與華為、中興、阿裡巴巴等類似的發明專利獨角獸企業。有委員反映,一些企業仍抱著“小富即安”的思維,或科技投入實力不足,或懼怕創新失敗風險,或缺乏長遠發展的眼光……在科技創新甚至科技成果轉化方面猶豫觀望,錯失轉型升級良機。

  委員們建議,一方面,要加大財政投入,更多地整合各方資源投放到科技創新領域,營造最適合知識產權培育的軟硬環境,發揮財政資金“四兩撥千斤”的撬動效應﹔另一方面,要發揮企業創新主體作用,激勵企業研發新產品、新設備、新模式等方面的創新資金投入。同時,要通過舉辦企業知識產權高峰論壇等形式,讓企業真正認識到隻要有核心的專利和品牌,就能佔據行業領先地位,就能提升企業產品和服務的附加值。

  企業創新主體作用如何培育?委員們建議,各級政府要鼓勵企業積極申報科技創新和產品創新項目,及時研究預測項目的專利現狀和空白點,在項目啟動之時就開始培育高價值專利,在結題驗收時對有高價值的專利安排專項經費予以支持,激勵企業加快專利推廣應用研究開發,盡快實現其高價值。

  各級政府的大投入並不局限於資金上,在服務工作上同樣要有“大投入”“細功夫”。有委員建議,要加快制作知識產權支持政策的文件匯編,集合散見於各種文件中的包括市、區各級政府和各有關部門出台的政策措施,為研發企業、研發人員等提供精細服務。要整合專利、商標、版權等知識產權管理職能,優化知識產權發展環境,逐步建立專利、商標、版權“三合一”的行政管理體制。


在吉利汽車研究院,參觀者體驗智能駕駛技術。(丁安 攝)

  運用 大合作才有大成效

  知識產權的價值在於運用,科研成果隻有轉化為現實生產力,才能發揮實際作用,造福於社會和百姓。

  委員們指出,當前,科技成果轉化主要存在兩大“瓶頸”:評價機制重前輕後,科研人員缺乏動力,大量科技成果“走不出”實驗室﹔銜接機制不夠精細,科技成果轉化過程中的“空白地帶”無人填補,使得創新和發展“首尾不能相連”。

  要構建專利轉移轉化機制,鼓勵高等院校、科研院所、企業以自行實施、許可他人實施、與他人合作實施、轉讓或作價投資等方式,加速推進知識產權成果從“實驗室”走向“生產車間”,推動專利向現實生產力轉化,實現市場價值。要大力發展知識產權服務業,利用大數據技術,創新知識產權公共服務平台,為企業成功進行專利交易和知識產權質押融資提供服務。要大力培育知識產權服務機構,為企業專利申請、維權、托管、訴訟、咨詢、培育等提供有效服務,進一步增強知識產權對產業轉型升級的引領作用。要與“中國制造2025”試點示范城市建設相結合,圍繞“3511”產業體系,鼓勵企業以跨國並購、技術合作、協同創新等模式,引進培育一批關鍵技術領域的高價值專利組合。

  要做好軍民融合特色的知識產權運營大文章。“我國十二大軍工集團及其所屬軍工單位擁有大量國防專利和國家發明專利,是我國高新技術的寶庫。目前,中央軍委裝備發展部國防知識產權局已集中解密了3000余件國防專利,其中首次發布解密國防專利2346件。”有委員建議,我市應盡快把軍民融合新動能納入國家知識產權運營試點示范城市建設中來,搭建知識產權軍民融合的橋梁,鼓勵寧波企業與軍工單位合作,進行軍工專利(國防專利和國家發明專利)在我市的推廣應用和二次研究開發,並在政府有關科技專項和計劃立項中予以傾斜、給予經費支持﹔鼓勵以軍工單位國防專利和國家發明專利為載體,按照“政府搭台、多方參與、市場機制、政策引導、資源共享、模式創新”原則,加強我市企業與軍工單位的交流、溝通與對接,開展廣泛的專利合作,催生和培育出有市場前景的高價值專利。

  還有委員建議要加快培育一批專利導航公共服務產品,助力政府和企業專利戰略實施。“充分挖掘運用我市現有的專利數據庫資源對企業發展規劃益處多多。”廣泛宣傳專利大數據知識,幫助更多企業准確把握產品產業專利現狀,預測專利獲得的產業價值,使企業能夠進行專利科學布局,為企業提供專利戰略發展的導航服務。

  科技成果轉化離不開股權資本投資基金積極參與。金融機構要加大對創新型企業的支持力度,以天使投資、風險投資、私募股權投資等形式,為企業和創新機構開展知識產權培育工作提供金融“血液”。

(丁安 繪)

  保護 大力度才有大震懾

  企業界有句話,叫“不創新等死,創新找死”。要走出這個怪圈,既要求企業必須有死地求生的決心和勇氣,更需要全社會營造起保護創新、鼓勵創新的氛圍,進一步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維護企業權益,為推動科技創新營造更加優良的環境。

  近年來,在知識產權保護上,我市成立省內首家“國字號”知識產權維權援助中心,開始籌建知識產權保護中心,並聯合市中級人民法院、市市場監管局、寧波海關等十余家部門單位,設立知識產權運用與保護第三方平台,開展跨部門聯合執法、案件轉交機制,形成覆蓋線上線下的行政執法網絡,初步構建起嚴保護、大保護、快保護格局。同時,培育了一支60多人的專利執法隊伍和一支120余人的知識產權糾紛人民調解員隊伍,建立了常態化的知識產權執法、維權援助機制,在全國率先探索出一條多部門協同推進、多元化快速解決知識產權糾紛的路子。2017年,我市各類專利案件立案1547起,結案1544起,結案率99.8%,其中專利侵權案件1477起,查處假冒專利案件70起,累計成功調解知識產權糾紛1948起,吸引北京高院等多家單位前來調研。此外,還在全國首創提出專利“培育+服務+維權”模式,整合金融機構、知識產權代理機構及專業商業秘密保護平台優勢,形成從專利申請到維權全環節知識產權保護網絡。

  盡管如此,我市在建設知識產權保護生態方面依然任重道遠。當前,專利侵權易發多發,維權仍面臨舉證難、成本高、賠償低等問題。特別是專利侵權“違法成本低”成為許多委員關注的話題。

  “近年來,全國各地法院公布了多起高額判決,如周樂倫訴新百倫貿易(中國)有限公司一案,一審法院判決賠償9800萬元(二審改判500萬元),騰訊公司訴奇虎360不正當競爭判賠500萬元。寧波目前尚未發生轟動全國的高額賠償案。”有委員建議,法院要進一步加大對侵權案件的判賠力度,責令侵權人主動提供銷售賬冊,並與律師開展證據收集、運用法律研討,共同推進知識產權司法案件辦理。

  要以寧波知識產權法庭建立、中國(寧波)知識產權保護中心成功申報為契機,加強知識產權行政執法,加大對制假源頭、重復侵權、惡意侵權、群體侵權的查處和懲罰力度,提高侵犯知識產權成本,發揮審判對創新保護的導向作用。要加快開展知識產權領域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將有關知識產權違法違規行為納入企業和個人的信用記錄,對不良信用記錄較多者實施嚴格限制和懲戒,盡早形成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社會調解和信用自律相互促進、相得益彰的大保護格局。

  此外,因寧波知識產權法庭已經集中管轄舟山、台州、溫州和寧波本地的一審專利案件,對知識產權法律服務提出了更高要求。要大力培育知識產權法律人才,尤其是培育一批懂外語、懂知識產權、熟悉外貿業務的涉外知識產權法律人才,每年選拔一批人才赴外學習交流(外省市、境外),也可考慮有計劃地安排他們到業務一線如外貿公司進行跟班作業,以便熟悉業務操作流程。

  相關鏈接

  夯實“名城名都”建設基石

  “建設現代化國際港口名城、打造東方文明之都”,這是市第十三次黨代會確定的寧波發展目標。建設“名城名都”,“產業爭先”是題中應有之義。

  產業如何爭先?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正處在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期。”實現新時代高質量發展,必須依靠科技創新帶來的強大技術支撐,必須在新興產業的發展、傳統產業的優化升級上先人一步、高人一招。而作為創新發展的戰略性資源和核心要素,知識產權的培育保護越發重要,知識產權的戰略作用日益突顯。也就是說,隻有擁有大量自主知識產權的新技術、新產品,寧波才能實現“產業爭先”。

  知識產權開發和保護力度大,其意義並不局限在推動“產業爭先”上,還是一座城市營商環境優劣的“試金石”。試想,一個地方知識產權保護不力,知識產權可以被任意侵犯,那些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企業還肯留下來繼續發展嗎?那些具有創新能力的人才,還願意繼續在此潛心研究、開發專利產品嗎?市委主要領導提出的搶機遇、搶項目、搶人才真正落地變現,良好的營商環境是前提和根本。

  “寧波要與杭州錯位發展、協同發展,共同唱好‘雙城記’,為全國全省大局作出更大貢獻。”這是中央對寧波發展的殷切期望。在唱好“雙城記”中,寧波與杭州比,在發展的許多方面明顯處於劣勢,而且略一鬆勁還有被進一步拉開差距的危險。

  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作為制造業大市和首個“中國制造2025”試點示范城市,寧波必須拿出百倍的勇氣、百倍的銳氣,在逆境中奮力向上,前進前進再前進。隻有更多依靠創新驅動和知識產權引領發展,按照市委“六爭攻堅、三年攀高”的具體部署,加大科技投入,加快高價值高質量知識產權培育,我們才能唱好“雙城記”,夯實“名城名都”建設基石,早日躋身全國大城市第一方隊。



【打印本頁】【關閉窗口】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分享到:
0